首页 男生 其他 时雨下如川

第三十四章 修仙派

时雨下如川 心里长老茧 3002 2022-05-09 21:52

  额头挨了一弹指,她捂住只咝咝,“你干嘛?”

  “叫你乱说。”

  黎语川鼻子重重的哼了声,“尽会使唤我干活,你使唤陈明明一个试试?还给他做小龙虾呢!”

  陆航大笑出声,转身过来刮她的鼻子,“吃醋了?”

  “嘁,犯得着!啧啧,你们俩啊!跟个连体儿似的难分难舍的……”她摇头晃脑的啃着一根黄瓜,一脸的揶揄以及吃瓜群众范儿。

  眼见着陆航又要转身,她一阵风的旋出了厨房。

  朱逸进来的时候,站在门口明显愣住了,“这是搞什么艺术呢?”

  “你得问陆航,品味独特。”Maggie接过话头。

  朱逸走到餐桌前,又回头打量了一阵,碰碰蒋丁肩膀,“诶,你老板这是什么意思啊?”

  蒋丁笑了笑没回他。

  黎语川埋头吃虾,充耳未闻。

  大家也只顾埋头吃,没人接话,陆航专心的往黎语川的碗里剥着龙虾,陈明明不时的从里面夹出几个。

  陆航拍了一下他的手,“自己剥。”

  “我吃就不是吃了?”

  黎语川哼哼冷笑几声,端起碗全扒拉到了嘴里,鼓着腮帮子夸陆航,“真好吃,有你们家张婶的味道。”

  陈明明看她一眼,又扫了眼陆航,啧啧个不停。

  “上发条了?”黎语川噎他。

  “我是笑某些人太闷骚,而某些人却一无所知。”他又啧啧笑着摇摇头,黎语川还真的是一无所知呢,年少时吃的每个小龙虾都是陆航亲手做的,却好面子骗她说是家里的张婶做的。

  “吃饭吧你!”陆航瞥他一眼。

  “得了,哥们现在是被打入冷宫了。”

  黎语川哈哈大笑,说陈明明你就是一争风吃醋的小媳妇,还是失宠的那个,略略略略略略。

  Maggie笑着说她,“还是第一次见黎律师这么可爱的一面。”

  陈明明损她,“幼稚鬼!”

  饭桌上开始东拉西扯,说他们能在家里坐着吃顿饭可太不容易了,感谢陈明明感谢陆航,平生第一次能够吃到陆航亲手做的菜,说他们这群二代也不喜欢和其他二世祖玩,不像朱迅一天到晚跑场子,这人一成熟就觉得那些玩的一点意思都没有,尤其女人更没劲,当然最后这话是何东尔说的。

  他说的咬牙切齿的,朱逸问他又发什么神经了。

  他铁青着脸不做声。

  陈明明漫不经心的说,“据说今天碰到揍他的那个女人了,没讨到好。”

  黎语川瞥了何东尔一眼,陆航趴在她耳朵边把前因后果告诉了她,她若有所思的看了看何东尔。

  陆航轻轻问她,“怎么了?”

  “没事。”她点头轻戳碗,到底还是忍不住抬头问,“那个女孩子,你今天见到她了?你知道她叫什么吗?”

  何东尔抬头看她一眼,哼了一声,“那个臭丫头,叫什么夏天,好男不和女斗,要不是我让着她,哼。“

  黎语川轻轻点头,“真的是她。“夏天过来凤城了,居然一点消息都没给她透,这个混世魔头。

  朱逸一脸的兴奋,“我早就说了,黎律师你还真认识她,你们不会真是什么美少女武侠组织的吧,太厉害了。“他侧身倾过来,”黎律师,你和她比谁厉害一点。“

  黎语川笑了笑,“她是修仙派,最讨厌打打杀杀的。“

  何东尔不屑的嘁了声。那个臭丫头,简直就是条疯狗。不过就是抢先占了停车位,她就把车横在前面,自己不过就是想找她理论一番,都还没开口呢,她过来就是一个过肩摔,要不是自己大意了,能被她打?和女人动手,也太没品了。

  “真的有修仙派?黎律师,你能不能收我为徒,让这个夏天收我为徒也可以?“

  黎语川干笑两声,”额,这个修仙,修的是仙女派,夏天她爱漂亮,不喜欢打架。“

  “她轻而易举就把何东尔打得鼻青脸肿的……”

  何东尔梗着脖子纠正他,“都说了不是!朱逸你找死!”

  大家打着哈哈安抚他,朱逸撸起他的袖子,露出结实的上臂,“黎律师,我从小就爱好武术,可家里人不同意,我练了一身肌肉,你觉得像我这种的,如果和你或者夏天较量的话有多少胜算?”

  黎语川抿着嘴装作认真思索的样子,一旁的陈明明又开始损她,“就黎律师这牛劲,你肯定不是她对手。”

  黎语川狠狠的白了他一眼,还是很认真的侧过身体,看向朱逸的肱二头肌,正想着伸手过去戳一下,陆航抓住了她的手,递给她一根筷子,她冲着陆航弯眉一笑,接过筷子在朱逸的肌肉上戳来戳去,“肌肉很紧实,线条也流畅,看来朱医生平时也是勤于锻炼,不完全是靠撸铁练的局部肌肉,这种的话,爆发力会比较强,力量的持续性也会比较久,夏天她不打架的,她是小时候身体弱才习的武,论力量,朱医生肯定更胜一筹。我再看看你的胸大肌,”她又拿着筷子戳戳他的胸肌,“嗯,胸大肌很结实,比较能抗揍。”

  何东尔前面听了那么多,根本就没听清这后面黎语川说的是什么,他一掌拍在餐桌上,“臭丫头,看我怎么收拾她!”话刚落下,人就已经出了门。

  自己从小练的柔道,上次只是大意,让着这个丫头片子,今天也只是想和她理论理论,结果又被她给羞辱了,这口气实在咽不下去!听黎律师的意思她也没什么了不起的!要把她收拾的叫我爸爸!

  ……

  “他是去找夏天了吗?”黎语川转头问陆航。

  “不管他。”陆航看了一眼门的方向,“他一向咋咋呼呼的,就是个花架子,你朋友不会吃亏的。”

  黎语川纠结了一下,问朱逸,“朱医生,你不去吗?”

  朱逸嘿嘿笑了两声,律师的话不可尽信,“我还是不凑这个热闹了,总不能真的和一个女孩子动手。”

  ……

  “你不去的话谁送他去医院啊?”

  “黎律师,你不是说她不爱打架吗?上次他也被打了,轻伤都算不上,不怕。”

  黎语川也嘿嘿笑两声,摸着耳朵有点不好意思,“夏天这个人吧,要是被人挑衅,我怕他会躺几个月。”

  朱逸看了她几眼,心惊肉跳的,我就说嘛,黎律师这人不能得罪,他又看了眼陆航,这要被家暴了,谁吃得消。

  “让他受点教训也好。”朱逸端起酒杯,“来,航哥,这杯必须敬你,你是真汉子。”

  陈明明也举起杯子,“航哥是条汉子。”

  “来来来,难得今天人齐,大家一起干一杯。”

  打闹起哄之余,Maggie问朱逸今天怎么就到的这么晚了,朱逸说下午做了台手术,好几个小时。

  “这病人右挠骨远端骨巨细胞瘤,第一次手术就是在二院做的,就是上次的那个乔医生,还记得吧,就是他们医院做的。

  给人家填充的骨粉,又是钢板,又是石膏打了两个月,右手基本功能差一点都要受影响了。这还没两年,骨粉被人体吸收了,那玩意又贵又没用。我今天就是给她取了她自身的骨头填充,患者也少受罪,还能少花钱,黎律师,我们一院虽然是私立的,可是把患者的健康摆在首位的。”

  黎语川连连点头,“是是是,朱医生医术高超,妙手仁心,患者福音。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