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魔王驾到

第十五章 回家!回家!

魔王驾到 王少爷的猪 4306 2022-05-09 21:09

  出入口前,王小飞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乌压压的人群。目光在面前的一张张脸庞上扫过,停留在一个个摄像机上,然后把目光定在远方,他真的不敢面对这些目光!一生十几载,从来没经历过这样的场面!挠挠头,清了清嗓子。

  “各位……叔叔阿姨?好?”憋了半天功夫中开口了,他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啊,他又不是军人,也不是专职的演讲人员……

  “小伙子,请问你有没有捡到一个和你这么的大孩子,王大宝!我孙子~”一个老太太颤巍双手泪眼婆娑希冀的看着王小飞。

  “你有没有看见看见一个和你身旁这个小姑娘一样的丫头啊~她也在里面啊~我女儿,那是我女儿!”有了第一个人的带头,后面一群人语无伦次的描绘着自己亲人的外貌。

  王小飞张了张嘴,最终还是没说出话来。这些问题他没办法回答,只能避过去,挠挠头“我是这次巨变的经历者,没能带回他们的人……所以有一些私人物品,希望大家认领一下!”王小飞长长的说完一句话,他知道自己的话不好听,连个介绍也没有,解释也没有。

  场面诡异的安静,甚至有人开始往后退。

  生怕被念到的名字是自己熟悉的。

  王小飞也不说什么,打开巨大的行军包取出一个证件“赵小兵!男!1987年2月22日生人,东山生倾城市北县人!”第一个人名还是念了出来,忽然人群让开,开始骚动!

  一位头发花白的老爷子陪着一个老太太走了出来,老爷子满脸的沧桑,双目炯炯有神,愣是没看出来半点的悲伤,枯黄的双手使劲的抓着老伴的胳膊“孩他娘,别哭了!咱接儿子回家!”

  老太太满眼的泪水,漫蹒跚着步伐,两者之间的距离就是紧紧的十几米,在王小飞看来那是阴阳之间的距离,怎么也走不完!

  “儿啊!”老太太在桌子前拿起那张证件,双手摸过那青涩的脸庞,终于再也忍不住,大声嘶哑的哭了起来!甚至都瘫坐在地上,王小飞不说话,只是静静的看着,看着那张烫手的证件被接走,也只能看着老太太哭得稀里哗啦!他却没有任何的办法。

  没有人上前催促,张国伟站在后面,张连长也站在后面!两个士兵登记信息,王小飞清晰的看见他们那双手在颤抖!

  “我辈三代从军!如今儿子也死在了战场上,光荣!小伙子……谢谢!”老爷子大声敬礼,标准肃穆!

  张国伟、张连长俩人齐刷刷的敬礼,两个登记的士兵也起身敬礼!王小飞看着后台系统进账“感谢币+1”心里不是滋味,如果有选择,他宁可不要这感谢币。

  老爷子搀扶着老伴往后走,门口内出来一个士兵上前“我们送您回家,送英雄魂归故里!”老爷子没说话,扶着老伴上车远去!王小飞静静地看着,他们配得上这待遇!

  儿子死在一年前退役,如今来这泰山谋生,去没想到最后和军队死在一块!每个人都明白,这位英雄最后选择了和曾经的战友共进退!他们配得上这一声光荣!

  “周俊缨!”王小飞顿了顿“男,1999年6月27日生人,东山省,齐城人!”和自己一样大啊!还是个刚刚成年的孩子啊。

  人群里走出中年妇女,没有泪水,没有难过的表情,只有坚毅!但是那一身的死寂怎么也掩盖不了,中年妇女走到王小飞身边,双手接过了身份证和学生证转头看着张国伟“张团长你好,请问周启英,周连长还活着吗?”

  顿时张国伟坚毅的表情僵住了“尊敬的女士!周启英,周连长还在前线搜救,安全!请您……节哀!”敬礼!礼毕!

  军人家属!

  “阿姨您好!我是王小飞,您儿子最后是和军队一起战斗,至死不退!”王小飞目视前方朗声道。

  “好!谢谢你小伙子。我儿不是孬种,虽未能参军,但也和军人一样战斗过了,死得其所!”夫人眼含泪花,端着学生证大步离开。

  “向烈士家属敬礼!!!”张团长高声喊道,虽然儿子还未能参军,但是在张团长,在所有的人的眼中,这就是军人!就应该是烈士,家人就应该是烈士家属!

  所有听见号令的士兵钢枪端正,敬礼!

  “张国忠!1985年1月3日,津门虹桥区人,津门魔法协会副组长!”魔法协会的人!

  人群中出来四个人,一老太太,一老爷子,一妇女一孩子。孩子和妇女已经忍不住落泪了,老爷子歪着脑袋抿着嘴,愣是不哭!老太太是个盲人,空洞的眼眶中泪水止不住的流下来。

  忽然王小飞瞥见张团长的眼中泛起了泪花,一旁的张连长也泛起泪花!

  那小男孩接过身份证明,妇女双手接过那杆金黄色的长枪,突然那老爷子怒吼“张国伟你个怂货,你给我憋回去!张晓风你也憋回去,孬种!”老爷子指着张团长就是一顿臭骂!

  张国伟和张晓风抿着嘴一言不发!

  张国忠,张国伟,张晓风!三个兄弟!王小飞明白了,为什么先前俩人看见那杆长枪的时候那傻眼的情形……一家英烈!

  “张治国!接枪!”老爷子拿过儿媳妇手里的枪,递给孙子!小男孩双手接着那二十多斤的长枪,泪水往下淌愣是不吭声。老爷子看着即将敬礼和送他们回去的一群士兵挥了挥手“我们不需要,给他们安排吧。张家不需要这个待遇。”

  时间推移,一个接一个名字冒了出来,一张又一张面孔变得死灰,一个又一个家庭变得支离破碎!一个又一个感谢币进账,他没心思看进账信息,他宁可不要这写密密麻麻的感谢币!这都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换来的!

  ……

  殊不知到,在全国无数的家庭里,安静的看着电视机前的一幕,看着那庄严肃穆的场面。电视台的直播,将这一画面传给了无数的等待消息的百姓,这全国的泰山废墟突发事件一直揪着无数人的心。

  下午四点钟,高速上,牧马人车内。

  王小飞拿着林清语的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,电话响了一声就接通了。

  电话那边没声音。

  “想吃什么?”王小飞问到。

  “苹果。”

  “好!”

  电话挂了,王小飞靠在后背上,看着外面的天空,突然说道“全聚德的鸭子听说挺好吃,德城的扒鸡……”

  林清语差一点把车开到沟里去,冷冷的撇了一眼王小飞,挂五档,一脚油门到底,牧马人怒吼着飞速前进。

  “你想自杀别带上我昂……我还没谈女朋友呢,我给你说!”王小飞时间的抓着胸前的安全带,一脸震惊的看着林清语,这妞这么高傲的妞,竟然会飙车???女人呵呵!

  林清语现在只想把这个不要脸的,皮的要命的家伙送回家……不然她真的不保证把车开到沟里去。

  ……

  二号院门口,王小飞拎着大包小包的下车,扒在车窗上“不进去坐坐?魔珠你真不要啊?别忘了全聚德……”牧马人飞驰而去,留下一阵烟尘飞扬……王小飞挠挠头“女人呵呵!”看着自家的红漆木门,王小飞深吸一口气。

  “你是,你是空……色即是空!”哼小曲往里面走!

  刚到院子里就看见王小夏坐在轮椅上,在门口静静地看着他……

  “吆喝,这是谁家的小姑娘啊!啧啧太水灵了吧?”王小飞把东西一扔,三步并作两步上前直接来一个公主抱“mua“使劲的在那吹弹可破的小脸蛋上亲了一口,觉得香香的,还不够!再来一下。

  “起开!你再皮就不理你了昂!”小丫头本来想狠狠的教训某人一下的,所以就直接在门口板着脸等着某人回来。结果被某人抢占先机……多久没刷牙了啊,臭不臭?你臭不臭?嫌弃你昂!小丫头歪着脑袋就是不给亲。

  王小飞嘻嘻一笑,也不在意,直接踢开轮椅抱着小丫头走进屋里,把小夏放在床上,然后急忙又把东西提进屋内“微姨回来了?”看着被整理的干干净净的屋子,他知道小夏做不来这些,只有微姨了。

  “嗯!李老爷子也回来了!等你呢!”小夏板着小脸,装作生气的模样。

  “唉!薯片、虾条、巧克力、还有香蕉,这是啥?芒果?都是我的喽!”王小飞坐在板凳上一个个的往外掏东西“哇,还有这么多的魔珠唉?不给某人看嘞,以后都是我的了啊……”跟个小孩子一样数着自己的宝贝。

  “你过来!”小夏发现着皮小子就是不给自己发作的机会,直接发飙,指了指身边的床。

  王小飞嘿嘿的笑着坐在一边。

  “我跟你说昂……呜呜呜!”刚想说话,就被一根香蕉堵住了嘴!只能瞪着眼吃着香蕉,看着一旁王小飞在那里幸灾乐祸。混蛋,一回来就没个正形的,这日子没法过了啊,天天和一个长不大的熊孩子在一起这谁受的了?

  而且这熊孩子还是那中专门拆家的二哈。

  “八门遁甲升级,白银2级!”

  忽然系统来了提示!王小飞简直高兴坏了!第一门“开门”,半年之久终于升级到了白银品质!没想到现在又升了一级,看来极限状态下爆发,还有有很大的回报的嘞,双喜临门。

  俩人在屋内打打闹闹的折腾了半天,小夏的腮帮子被撑的鼓鼓囊囊的,一脸的幽怨……

  “你在这自己玩会啊,我去老爷子那边看看!”王小飞吃着香蕉就溜了出去。

  轻车熟路的走进客厅,就看见微姨坐在一边织毛衣,小米色的“谢谢微姨,我最喜欢小米色了!”王小飞指了指毛衣,然后自顾自的坐在一边吃香蕉,扫视着屋内,老爷子在哪?坏老头又藏起来了!

  “美的你!”微姨轻轻的拍了拍王小飞的脑袋“小夏的!”然后继续织毛衣“在屋里,别找了!进去。”说着放下毛衣走进了里屋,王小飞跟在后面悄悄咪咪的,一副做贼的模样,他是真的被这老爷子训练怕了。

  “呀,老爷子身体硬朗啊,嚯!这身板……啧啧!看来我以后有机会当个师哥了啊……”王小飞眼看老爷子就要张嘴骂人,连忙上前抓住老爷子的手臂一阵的摆弄!

  微姨一脸的黑线,坐在一边不说话了……

  “滚一边去儿!”老爷子呲着牙花子,一脚丫子给王小飞踹一边去了,忍不住又瞅了两眼,这小王八蛋没个正行吗?都一把岁数的人了,你也不放过,来调侃两下?

  “泰山里面到底什么情况?小夏都快担心死了。”微姨制止着一老一小在这瞎闹腾,对于里面的情况他们也不是很了解,只是知道出大事了而已,后面的就是机密,再后面就看见王小飞着浑小子出现在了电视上。

  “不知道,只是突然就暴动了!”王小飞坐在一边随手拿起瓜子,一边嗑一边说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